工业旅游看合肥,一个极具赌性的城市……

2020-12-14 20:02:25 隐盏 957009

上海隐盏文化 合肥登工业旅游策划 隐盏工业旅游

 

前不久,关于合肥的话题一直很火,很多人都说它是“赌城”!“赌城”,乍听起来好像不是什么好词,隐盏做了点功课,一起看看合肥的“赌性人格”吧~

 

第一个要说的是京东方,曾经被人说是“国家的蛀虫”、“扶不起的阿斗”,专门吸地方的血,用落后的技术圈钱。还有,蔚来新能源汽车,4年亏掉200个亿。而就在今年,特斯拉强势杀进中国市场之后,有人直接下结论说:蔚来根本就没有未来。

 

但有一点特别矛盾的是,“赌徒”合肥的经济增速高得吓人,每过十几年,就要翻十倍!这么高的GDP增速,是不是吹牛呢?或者是政府砸钱,砸出来的泡沫?

 

那合肥到底发展得怎么样?是不是真的靠赌,赌出来的?隐盏团队今天来到合肥以后发现,合肥是在下一盘大棋,远远超过你对一个二线城市的想象,简直就是一段屌丝逆袭的传奇。

 

逆袭

就在20年前,合肥还是土憨憨,人称中国最大的县城,经济总量全国第82位,完全没有一个省会的样子。20年后呢?合肥城市排名飞升了61位,成了中国进步最快的省会,这里有世界最大的平板显示基地、集成电路产业基地、还有科大讯飞领衔的“中国声谷”。

 

所有这些背后,都是一家有点神秘的政府机构在操盘,原来叫合肥市招商局,现在叫合肥市投资促进局。

 

这个故事的转折点,发生在2005年。

 

那年,合肥来了个新的市委书记叫孙金龙,你可以把他理解成合肥的达康书记,一个特别能干的地方官。他上任之后,先拆了一大批违建,然后就组建了3400多个招商小分队,第一年就落户项目982个,到位资金66亿。

 

合肥这些招商小分队,你知道厉害到什么程度吗?一个招商员到企业转一圈,就可以靠目测,估算出厂房和设备总价值3800万,和实际价值误差只有一个零头。

 

但是有些人不买账,说孙金龙在合肥两年多,欠了1000多亿的外债,合肥所有公务员10年不发工资也还不上!这也确实是事实。而要说当时争议最大的一笔投资,就是京东方。

 

京东方

2005年到2006年的时候,京东方还完全不是什么高富帅,亏得叮当响,差点想把生产线都给卖了。面对这样一个企业,合肥政府的姿态吧,怎么说呢,你会觉得这都不叫赌徒,这是“舔狗”。 为什么合肥要“舔”一个亏损企业?

 

因为孙金龙来了之后,合肥把格力、长虹、美的这些家电企业全都吸引了过来。到2008年,合肥是全国的空调产量第三,洗衣机产量第二,冰箱产量第一。但是还缺了一样,你知道是什么吗?没错,就是彩电。

 

当时合肥招商局把腿都跑断了,彩电零配件在本地的配套能力只有30%。最难的在于,一台电视2/3的成本都是液晶面板。但面板生产主要掌握在台湾人手里,他们把工厂放在沿海地区更划算,没必要拉到合肥去。

 

所以想拿下彩电,就必须拿下一家面板企业。就是合肥上赶着“跪舔”京东方的由来!

 

但是另一边,京东方对合肥却是爱答不理。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当时想去深圳,结果没想到,让一搅屎棍给搅和了。搅屎棍是谁呢?夏普。

 

京东方一跟深圳谈建厂,夏普就来了,说:

诶呀,深圳哥哥,你干嘛跟她那个矮穷矬呀,我可是东洋白富美,哥哥你看看我,我还比她便宜呢。

 

然后,深圳就跟不懂鉴茶的许幻山一样,上钩了,撇下京东方跟夏普合作。结果签约一个多月,夏普就各种理由,撤摊子不干了。夏普的策略就是,先露个大胸出来把你魂儿勾住,然后再放你鸽子,尽一切可能拖延中国大陆液晶面板工厂的建设,能拖几年是几年。

 

就这样,眼看着跟深圳的合作被搅黄,备胎合肥才进入京东方的视线。为了拜访京东方,合肥市长甚至熬了几个通宵不睡,研究了几晚上京东方的资料。合肥说,深圳给多少地,我们就给多少。用水、用电、用人,随便用,管够!

 

书记孙金龙亲自挂帅,市长吴存荣具体操盘,全市老小齐上阵,砸锅卖铁都要把京东方招过来。据说为了它,合肥甚至把地铁项目都给暂停了。这个事有待考证,不过确实有很多合肥网友说,当年地铁建设推迟了很久。

 

路风教授在《光变》这本书里就提到,京东方的6代线,合肥掏了30亿,而8.5代线,合肥掏了100亿,是下了血本了。京东方老板王东升说,走遍全国这么多城市,还是觉得合肥实在,上上下下都在为我们考虑。

 

但是当时在很多人眼里,这么一大笔巨款,砸在一个没听说过的企业身上,真的靠谱吗?不会是官商勾结,骗纳税人的钱吧?所以当时合肥和京东方的合作,可以说是一片骂声!这片骂声持续了很久,到什么时候忽然停了呢?

 

我们可以看看合肥这一笔投资的成绩单,就这11年间,京东方在安徽累计投资超过1000亿元,吸引了100多家上下游配套企业来安徽。年报显示,2019年,京东方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显示器、电视等五种液晶显示屏的销量市占率稳居全球第一。

 

京东方跟三星还有差距吗?有,主要差在高端线,比如手机OLED屏幕,三星市场占比超过90%,而京东方占比是个位数。但正是因为中国有个京东方,有很多本土的液晶面板企业在,我们的电子设备屏幕才没有被国外厂商卡脖子。今年,三星关闭了最后一家手机工厂,彻底将手机制造业务交给代工厂商,中国厂商独霸天下!

 

大家可以看到合肥在京东方这个项目上的魄力,这可真不是赌,而是狠!看准一个还在初始阶段、但是前景巨大的公司,然后不惜代价把它拿下。这,就是当时的市委书记孙金龙的风格。

 

他上任短短一年时间,就拆了合肥1200万平米的违章建筑,要给市政规划、产业建设腾地方。当时合肥有个奇观叫“隔夜楼”,就是合肥百姓听说有个地段要规划开发了,第二天就会给你造出连片的隔夜楼,勒索开发商要补偿款,这些楼简陋到墙壁用硬纸板搭,天花板用订书器订,高压线都从屋里穿堂过。

 

有个投资者揣了3个亿来合肥签开发项目,当场央求媒体记者,千万不要透露具体投资地点,就怕长出隔夜楼。

 

孙金龙上台以后,必须铲除干净这些违建,否则没法立威。有的人因为这个闹事,到政府门口撒泼晕倒了,孙金龙说,有病先送医院,等好了再抓起来。等一拆完,他用5年时间,组建了3400多个招商小分队,招聘了9000多个专业招商人员。

 

合肥为啥叫“霸都”呢?就是太霸道了,当时合肥的招商员疯狂得,要去到省里其他城市抢企业,结果很多企业搬向合肥。像京东方这种,属于合肥花重金“抢”来的。合肥还有另外一种长期养成的模式。

 

科大讯飞

科大讯飞,就是合肥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但是自己家的孩子,也经常遭到批评。比方说,2018年,讯飞接连爆出“AI同传造假”、用人类翻译冒充AI,侵占扬子鳄保护区、打着AI幌子做房地产生意。虽然有些问题讯飞后来也做出了一些澄清,但人们并没有停止对这家公司的质疑。

 

讯飞其实代表了一种模式,就是像合肥这样一座教育资源原本很差的城市,是怎么像母鸡下蛋一样把一个又一个讯飞这样的合肥本土科技企业给生下来的,当然,这其中合肥的付出非常多。

 

讯飞的全名叫“科大讯飞”,顾名思义,它是脱胎于中科大。1969年,因为国内外局势影响,13所在北京的高校被迫外迁。中科大先后找了河南、江西,大家都觉得养不起,都拒绝了,中科大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

 

和京东方一样,合肥也许并不是中科大的第一选择,但是合肥却拿出了十足的勇气和诚意。安徽省当时的领导李德生就说,“安徽人民就算是不吃不喝,也要把中国的科学苗子保住”。安徽咬咬牙,把合肥师范学院的校舍腾了出来,给了中科大。

 

这座城市仿佛许了一个诺言:我有的,你一定有;你想要的,我一定给。

 

就像给京东方当备胎一样,合肥明明知道这个娃不是亲生的,随时都有可能回京认亲,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但合肥并没有退缩,几十年如一日地对中科大好,也换来了丰厚的回报。

 

2012年,英国《自然》杂志发布报告称,合肥的基础科研实力超过了南京和香港,位列中国第3,仅次于北京和上海。报告评价合肥是“二线的城市,一流的科研”。这样的合肥和中科大,孵化了很多像讯飞这样的企业。

 

讯飞应该算是一个经典的学术产业化案例,90年代初的一次国家863比赛,比拼语音合成技术,后来科大讯飞的董事长,刘庆峰带队夺得第一。而他的老师,中国语音界的泰斗王仁华教授,就鼓励他自己办公司,把技术落地。

 

于是1999年,18个科大的年轻人挤在一间出租屋里,创办了科大讯飞。最难的时候,讯飞账上的钱只够再撑2个月。后来一笔关键的融资,还是由合肥市长亲自牵线的。他给3家本地企业安利科大讯飞的技术,帮它拿下了3000万的投资。

 

而现在,科大前前后后孵化的公司将近有300家。在科大讯飞的办公大楼周围,美亚光电、科大智能、科大国创的大楼一座座建了起来。本来2000年后的头十年,合肥还在绞尽脑汁,像拉拢京东方一样,使劲承接长三角的产业转移。

 

2010年之后,产业转移不玩了,合肥学习硅谷模式,把科大讯飞领衔的“中国声谷”办得有声有色。合肥高新区经济贸易局发展规划处处长沈颢说:“科大之于合肥,就像斯坦福之于硅谷。”这些企业近况如何呢?拿科大讯飞来说,也许是因为做得太好,它被特朗普列入了“实体清单”。


可以这么说,合肥搞经济发展,一靠抢企业,二靠养企业,那还有第三招吗?这第三招,就得说说蔚来汽车了。这应该也是“赌城”合肥最近、也是最有争议的一笔“投资”。

 

蔚来汽车

2019年蔚来亏损114亿,股价从早期的10美元附近,跌到了1.5美元,市值蒸发超过5/6。今年疫情期间,蔚来销量更是跌入低谷,2月份只交付了707台车。

 

当时坊间盛传,蔚来找了北京亦庄等好几个地方合作,都吃了闭门羹。毕竟,蔚来做的是汽车产业,本来就很烧钱。1个亿,听起来很多,但可能在汽车行业也就听个响。而且当时蔚来完全是命悬一线 ,给人一种难以力挽狂澜的感觉。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和过去的很多笔投资一样,做别人不敢做的事,花别人不敢花的钱。合肥出手了!2月25号,蔚来把总部搬到了合肥。4月,合肥一伸手,给了蔚来70个亿。

 

这在当时是一个大新闻。合肥出手蔚来,到底是抄底成功,还是当了接盘侠?一度在网上炒得沸沸扬扬。目前来看,那些唱衰的人又被打了脸。就在最近半年里,蔚来逆风翻盘,交付量屡创新高,8月交付3965台,是2月份的5倍多。截止到8月,交付量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蔚来毛利率大幅转正,汽车销售毛利率9.7%,手握现金流111亿人民币。

 

两年前李斌有一句特别有名的话,被人黑出了翔,就是“保时捷的工厂,肯定比不上蔚来江淮的工厂”。说实话,保时捷工厂确实也没去过,没法做比较,而蔚来观光工厂给人的感觉是,工人很少,自动化程度比较高。

 

有人觉得蔚来傻,选谁不好选江淮。有人觉得合肥更傻,选谁不好选蔚来。其实,合肥敢赌蔚来,绝不因为李斌是安徽人。

 

2019年,安徽省汽车产量只占全国的3.6%。那各位看官,请猜一猜到今天为止,安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占全国多少呢?12.4%!

 

就像当年喊出“安徽人民不吃不喝也要保住中国的科学苗子”一样,合肥是要借助蔚来,种下新能源产业链的火种。果然,给蔚来投资70亿后短短1个月,5月28日,大众汽车和合肥的国轩高科签约,大众投资11亿欧元成为国轩高科大股东,而国轩高科将成为大众汽车集团的认证供应商。

 

国轩高科是一家汽车动力电池公司,你可能没听说过。但你应该听说过这一领域的老大宁德时代,老二比亚迪——国轩高科排中国第三,市占率5%,合肥本土企业。大众参股、落地合肥,国轩高科就有机会向大众在中国的纯电汽车供应电池。

 

经过十几年的培育,合肥已经有120多家新能源相关企业,2020年这个产业规模的目标是500亿元,合肥剑指“中国新能源汽车之都”。到这儿,盆友们看懂了吗?你以为合肥是给安徽老乡撒币吗?合肥这是在结网啊。

 

从中国新能源整车企业,到上游配套企业供应商,到吸引外国新能源车企落地,合肥对科技产业的终极构想,就是在一整张供应链网络上,把高价值的部分尽一切可能拉到自己这一边。

 

这可能就是合肥GDP增长那么快的秘诀:

 

从1个亿到10个亿,它用了26年;

从10亿到100亿,16年;

从100亿到1000亿,13年;

从1000亿到接近10000亿,又只用了13年。

 

不过,合肥这样的发展模式,也有它的问题。

 

欠发达城市搞过度的招商引资,给企业土地、信贷、税收这些政策上的优惠,人为压低了各种生产要素的价格,结果就可能导致同质化的企业投资过度,造成工业产能过剩的问题。

 

还有合肥引入外资大举进入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对本土的新能源车企又会带来怎样的冲击?也是一个未知数。

 

可以说,后发达城市到底该怎么变强?合肥正在拿它自己开刀,做试验,没有先例,就得摸着石头过河。但是,合肥的发展模式里,最让人感动的,就是它对工业发展的坚持。

 

从中科大迁入合肥,直到今天,五十年来对科学技术的敬重,让合肥不再是一个中东省份的寒酸县城。

 

中国第一台微型计算机诞生在合肥

中国第一台VCD播放器诞生在合肥

中国第一台全自动洗衣机诞生在合肥

中国缺“芯”少“屏”的局面是合肥率先打破的

中国除北上深外唯一的“国家科学中心城市”是合肥


名山大川,是大自然的恩赐,代表这里的过往;而合肥的风景,是被工业塑造的,诉说着这座城市的序章。安徽、合肥,也许在很多人眼里是没什么存在感的省份和城市,但其实他们为中国的工业做了非常多的努力和布局,在工业的世界里,它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地方。

 

工业旅游就是如此有魅力,当我们从工业的角度重新去审视一个城市和它的工厂的时候,会看到完全不一样的风景~

 


电话咨询
QQ客服
隐盏案例
服务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