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妹子爱假发,工业旅游带你看河南许昌假发产业!

2020-12-14 20:02:10 隐盏 956999

上海隐盏文化 河南许昌工业旅游策划 隐盏假发工业旅游


河南许昌,小姐姐以三两根头发为一束,用钩针固定在特质的发网上。钩一个头套至少需要2万针,熟练工人也需要耗时三天。使用真人发,纯手工制作的发套,才能达到接近真发的视觉效果和更舒服的佩戴体验。这,也是许昌假发产业中最昂贵的产品啦~

 

假发是跨境电商中国出口产品的热点,平均每2秒钟就有一顶假发被买走。许昌部分假发制造和销售的大企业,现在每年的假发出口销售额能够达到2.5亿美元以上。

 

据《南华早报》5月25日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假发制造和出口国,出口销售额为36亿美元,占据全球市场的接近70-80%,而仅仅许昌一地的出口销售额就达到了10亿元。

 

非洲姑娘爱假发

假发之于非洲女性,就如同口红之于中国女性。在非洲,家里没有三四顶假发的妹子不好意思说是懂生活。虽然我国假发第一大出口国是美国,但是购买客户多为非洲裔。在这个第三世界国家,假发比LV更时尚!

 

之前的热播剧《三十而已》,打入太太圈必备爱马仕,而在非洲,贫民窟女孩都会省吃俭用买假发。约会送礼,首选假发。为什么非洲姑娘如此钟爱假发呢?这是由于黑人生理原因,头发自然卷曲,紧贴头皮,质地坚硬,难以梳理成形,而且生长又很缓慢,如果仅从自然发型来看很难辨别是男是女,严重影响黑人女性对美的追求,因此黑人姑娘对发制品需求非常迫切!

 

淘 “黑金”

地球的另一端,是另一种生存图景。许昌的村民们依然坚持着古老的传统,该种地的时候种地,雷打不动,过了农忙,又涌向全国各地淘“黑金”。上世纪的中国,无论城乡,黑色的大长发辫子随处可见,人称“黑金”——只有中国人的黑发可以在保证发质的前提下漂褪至接近透明的被称为“613”的发色,这种发色能染成任意颜色。

 

人发渠道也很有讲究,中国人的头发又黑又垂,品质最好所以最贵。收发老手胡战民,喜欢去四川、云南等偏远的农村收头发,有时候一户人家一次就有好几个收头发的不约而同地到场,谁先到谁先拿,不恶意抬价,这是“道上的规矩”。

 

但是,国内的头发越来越难收了,收发大军的足迹渐渐地从国内收到了国外。许昌人身上有中原农民敢闯敢拼的秉性,去得多是贫穷动乱的国家,其中,印度、越南、孟加拉国、巴基斯坦等东南亚的人发是近年来的“香饽饽”。

 

胡战民说,同乡人丢命的都有,他的朋友在巴基斯坦收头发,晚上在旅馆里正睡着,有人扛着枪冲进来,枪口对着额头,把他们身上的钱抢了个精光。“越南的姑娘出嫁前,都会去庙里剪发,还有些地方姑娘成年以后就要削发。”这些与头发相关的国外民俗,也是收发人的必备常识。

 

在最高峰的时候,许昌有2万人的头发收购大军,他们就像搬运工,每年把世界各地上千吨的头发汇聚到许昌的不同村落,加工成假发卖到世界各地。

 

假发小作坊

许昌小宫村村主任说,以前村里生意最好的时候全村900多户有80%的人都做头发生意,假发生产需要过酸处理,后来因为环保问题,家庭作坊现在只能做简单的初加工,现在村里最多有一半人还在坚持做,大大小小的街道上拥挤着超过5000个假发制作工坊。

 

刘新龙和妻子做了20年假发生意,最近去陕西安康收了500公斤头发,他请来10名工人,每天整理出20公斤头发,这些头发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能加工完,卖给加工厂最多能赚5000元。他感叹说,做头发已经赚不到钱了,工人工资翻了十倍多,10年前请一名工人每天只需要8块钱,现在最少也得100元。

 

溯源

许昌小宫村收头发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清末。据当地老人说,假发最早是给一些京剧班子做戏服、胡子这些道具。1900年,许昌县一个小商人白锡,偶然结识了一名德国商人。德国商人提出拿“缝衣针换人发”,白送的买卖喂到了嘴边,白锡和发动了全村“找头发换针”。

 

村里的人最初只是收头发,后来德国商人提供木梳、叉子、篦子等工具,并向村里人传授头发加工技艺,把泡发、发辫一丝丝扯开、理顺,再按不同尺寸分档扎把,装箱出口,渐渐成为享誉国内外的档发集散地,经泉店人加工的假发,色泽光亮,手感柔软,耐蚀耐磨,在国际市场上畅销,被誉为“许泉发”。德国商人没想到,这笔占尽便宜的小生意铺垫了一百年后,许昌统治世界假发。

 

瑞贝卡假发观光工厂

2018年,利比里亚总统乔治·维阿来中国参加中非合作论坛,然而正当其他总统悠闲地品味中国功夫茶时,乔治总统辗转飞机、火车从北京来到河南小城,许昌。许昌是非洲人心目中的时尚圣地,从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到娱乐圈大咖碧昂丝,都曾佩戴来自许昌的假发。而利比亚总统此次赶赴许昌,就是为了假发工厂瑞贝卡Rebecca寻求合作。

 

瑞贝卡公司,拥有设备齐全的生产车间。从供应商获得头发以后,工人需要通过清洗、上色、梳发、卷发、制作发套等121道工序,才能完整制作一个假发。而这些工序中,手工和机械的区别是发套是否高端的分野。工人们手工一针一针缝制的发套,和机器缝制的相比,工期多了3、4天,但是售价可以翻上一番!

 

发丝的柔软特性,制约着产业的机械化,人工成本牵引着历次产业转移。2017年开始,瑞贝卡在尼日利亚、加纳、柬埔寨、莫桑比克设立了4个加工厂,非洲市场的业务开始突飞猛进。或许,德国商人与许昌假发的故事,会在非洲大陆上再一次上演呢?

 

中国市场

一句“真让人头秃”,正在从调侃变为现实。虽然我国有着2.5亿脱发人群,但是中国的假发制品只有10%是内需,约45亿的市场规模。自古讲究本真的中国人,潜意识往往以戴假发为耻,我们更倾向于把钱砸在防治脱发产品上。

 

假发在国内成为时尚的转折点,是2010年范冰冰高调代言瑞贝卡,号称家里有上百顶假发,佩戴发制品正演变成一种引领时尚潮流的行为。另外,近年来假发产业有了一个新的突破点,2016年,国内核心二次元用户规模为8000万人,泛二次元用户规模达2.2亿人,Cosplay文化流行有望成为假发市场新的增长点~

 

电话咨询
QQ客服
隐盏案例
服务领域